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武道天人 第一卷 凡塵篇 第七十三章 四遇強手


  云一凡微微一笑,依舊還是那么的神色淡然,平平靜靜地開口說道“太叔師兄過獎了——如此,那便希望能夠承蒙師兄你的吉言了!”

  太叔桓明點了點頭,隨即坦然笑道“師弟趕緊回去用飯吧,還有不到一個時辰,便又該開始下午第四輪的比試了——”

  云一凡又是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下一刻,他便已經在翩然之間轉過身去,繼續又是大步流星,徑自朝著大門之內走去!

  此番之際,依然猶自顯得——當真是頗為的優哉游哉!

  待得行至大門內側,與站立在那里的云一開和云一揚簡單地打過招呼之后,云一凡便又是翩然而動,立即便仿佛是化作了一道輕煙薄霧一般,似若行云流水地就那么飄飄渺渺地倏然漸遠——

  倏忽之間,一道潔白絕塵的身影,便已經是徑自向著谷內所在,飛也似地飄然而去!

  大門的內外兩側,分別站立著的四個人,望著云一凡那絕塵而去漸行漸遠的飄然身姿,都不禁地又是微微感到震驚,但是卻又各自一副似乎是在略有所思的模樣。

  未幾,卻是那名姓高的瘦高青年,當先含忍不住了——

  只見他面露羨慕之色,左手緊緊的握住了腰間懸掛著的長劍的劍柄,當先便又是感嘆而出道“這個云一凡,如此的小小年紀,卻又是如此的天賦異稟,真的實在是讓人感覺有些不可思議呀!”

  “確實如此啊——”大門內側站著的云一揚聽聞此言,亦是不由地便應聲感嘆了出來。

  正站在云一揚對面的的云一開,在聽到此二人的感嘆之后,卻不過是神色有些舒然地微微一笑,便即朗然開口說道“惟是各人緣法,各有不同罷了!”

  “正是如此——”太叔桓明聽了云一開的話,不由得便是應聲贊道。

  而后,卻只見他又是向著云一凡,那早已經漸行遠去不見蹤跡的方向所在,微微地望了一眼,這才又是開口繼續說道,“武道者,天道也,正所謂道法自然,水到渠成是也——高師弟,一揚師弟,你們二人最好也要牢牢地謹記這句話,并且一定要深刻知曉其中的含義才好!

  “武道一途,并非自始至終只要勤奮苦修即可通達,而是越發的需要自身的心境感悟與修為相輔相成,如此才能真正做到力求精進!

  “你們且看看一開師弟,一兩個時辰之前也是與你們差不多的心境,可是現在便已經是有所提升了——想必在今日下值以后,他再行靜心潛修之下,必然便會較之以往更加多有進益矣!”

  “太叔師兄說笑了——”云一開聞言,又是微微一笑,已經有些舒然的神色之間,猶自便是又有一絲絲的苦笑一閃而過,一邊也是又朝著云一凡消失的方向略微的望了一眼,一邊略略帶著一絲絲悵然地開口如此回應道。

  略微頓了一頓,他便收回了望向谷中深處的目光,眼神從對面的云一揚和外側的那名姓高的瘦高青年身上先后快速掃過,最后則是又看向了太叔桓明,“雖然經過師兄你之前的那一番勸勉,我確實是開始有些看開了了,也看淡了。

  “然而,我再去面對年紀比自己小了十多歲的這一凡師弟,可是對方卻是又已經表現出了如此的天賦和心境——如此之下,多多少少卻難免還是會有些感觸的呀!

  “不過,誠如師兄所言——武道天道,道法自然,砥礪前行,水到渠成!

  “細思之下,卻還當真是需要盡速提升心境上的修行,盡量以平和坦淡之心處之,如此方能最終使得自身的修為更加從容精進!

  “今天上午,我也曾暗自思索良久,覺得以我自身的天資和悟性而言,應該也是早就已經最起碼要觸及到初境中期的極限壁障才對——

  “可是,直到現在為止,我卻不過還是僅僅處于初境中期上層的大成階段的高級境地的有成地步,就連頂峰地步還是略微差了那么一絲一毫,就更別說是頂峰極致的這般極限壁障之境了!

  “細細想來,應該便是我自身的心境修行未能及時跟得上,所以才會導致自身的修為進境也是因此而有所遲滯!

  “為今之計,既然已經知道了癥結所在,我便也只好先行將心境平和下來,才能再圖真正的精進!

  “只有這樣,恐怕我才能夠在三十歲之前,有希望一舉進入到初境后期之境呀!”

  “早該如此,才是明智之舉呀!”太叔桓明朗然一笑,面露贊許之色地說道。

  稍稍一頓,他便即舉目望天,又是輕輕地感嘆了一句,“然而卻實在是知易行難哪——”

  云一開聽此感嘆,知道對方亦是頗為感同身受,不覺微微點了點頭,神情又是舒展開來一些,朗然說道“知易行難,亦是要迎難而上!太叔師兄有此頓悟,我雖不敢妄言立達此等心境,然則亦是會坦然為之——”

  “如此甚好——“太叔桓明聞言,當下便不再舉目望天,而是目光灼灼地看向了云一開,微微一笑,朗聲說道,“坦然為之是也!”

  “坦然為之!”云一開也是微微一笑,目光堅定不移。

  “坦然為之……”云一揚亦是不由得露出了略微的笑意,似乎正自若有所思一般。

  “坦然為之?”那名姓高的瘦高青年則是眼神猶自帶著一絲絲的疑惑和不解,一邊思索著,一邊撓了撓頭。

  。

  花開并蒂,各表一枝……

  重新回到黑暗之谷那最深處的密洞當中——

  且說夜隱光在風輕云淡之間,便已將對面的冷葬華引到自己身上的話題,重新又給拋回到了旁邊的幽無邪那里。

  幽無邪也不著惱,便即順勢接過了話題——

  只見他還是方才那副流露出著一絲淡淡微笑的神色,平淡寧靜,幽深虛遠,卻又不乏親和之感,又自抿了一小口清茗,放下茶盞之后,便緩緩地開口說道“我們天邪宗也好,又或者是天魔宗和無情宗也罷,雖然這幾年都是各自有所動作,但終究不過乃是小打小鬧而已。

  “至于無痕宮嘛——方才聽聞夜宮主之言,卻也并非是沒有想法,只不過更加的謹小慎微了一些罷了。

  “而且,不僅僅是我們四大宗門,邪道當中其他的那些勢力,甚至于一些原本的閑云野鶴之輩,其實這幾年來,都已經是多多少少開始有些作為的了。

  “即或不然,內心當中肯定也會多多少少的有著一些想法。

  “既然如此,獨木不成林,單絲不成線,卻又何不再次整合一下我們整個邪道的力量,好好的籌謀一番,如此方能成就一番大事!

  “不知三位宗主覺得,我的這番說法,是否可有道理?”

  “道理倒不是沒有——”熾烈心的雙目之中,精光一閃而過,朗聲說道,“只是不知具體要如此行事,方可做到幽宗主你所說的‘出擊必勝’?”

  幽無邪并沒有當即直接回答,而是看了看夜隱光和冷葬華。

  夜隱光卻只是繼續著他的那副“風輕云淡”模樣,有意無意之間,眼神從熾烈心和冷葬華身上淡淡的一掃而過,便又自端起茶盞,小口小口地品嘗飲啜起了這珍品清茗來。

  冷葬華卻也是美眸之中有著精光一閃而過,秋波流轉之間,微微的從熾烈心和夜隱光身上一掃而過,直接便又看向了幽無邪,便即柔媚地說道“獨弦不成音——若是幽宗主能有什么萬全之策,我們無情宗自是不會吝于一宗之力!”

  幽無邪見此情形,便即開口朗然而道“日前,我已派人與陰陽子午門取得了聯系,定下妙計,打算從由正道四大門派監管以及世俗武林的八大門派主導的‘武林大會’著手,先給這些所謂的正道人士一個小小的下馬威,而后便是一連串的好戲,會一個接著一個的在在后面等著他們!”

  “陰陽子午門?”熾烈心眼神當中有著微微的不屑之色,赫然說道,“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中立門派罷了,其雖然在世俗武林之中還算略微占有一席之地,但是與我們這些真真正的武道玄宗的超級大派相比,卻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夜隱光則依舊還只是繼續著他的那副“風輕云淡”模樣,有意無意之間,眼神在冷葬華的那傾塵絕世的臉上淡淡的一掃而過,卻依然還是時而不時地品嘗飲啜著手中茶盞里的珍品清茗。

  卻只見冷葬華螓首微頷,輕理云鬢,目光雖然還是停留在幽無邪的身影之上,但卻似乎又猶自有所思索一般。

  未幾,幽無邪便即又是伸出了他那干凈修長的手來,一邊捋了一捋自己的那宛如瀑布一般的長長發絲,一邊緩緩地開口說道“在熾宗主的眼里,自然是看不上這小小的陰陽子午門的——

  “世俗江湖武林之中,哪怕就是所謂的八大門派,其實也都不過是最多只有一兩個或是頂多不超過三四個入微境初期高手的不怎么成氣候的存在罷了!

  “如此實力,自然乃是遠遠無法同我們四大宗門這等超級大派相比——便是與稍微小一些的武道玄宗之流相比,那也只不過是十分弱小的存在而已。

  “想想看,無論是我們邪道的四大宗門也好,又或者是那些正道的四大門派也罷,這等真正的超級大派,除了像是在百年之前的那場慘事之下的特殊情況以外,哪一個不是擁有數十名以上的入微境高手?

  “即或不然,最起碼也都擁有二三十名的入微境高手,或者是最起碼也會有一二十名的入微境高手!

  “而且,這些入微境高手之中,便是后期和圓滿的這等高手那也是大有人在,又哪里是那些通常只有不逾數名的入微境初期高手的所謂八大門派之流可比的!

  “便是在一般的武道玄宗當中,那也不僅僅只是擁有入微境初期的高手,入微境中后期以上的高手也是不乏所在!

  “不過,仔細想一想,這些年以來,緣于百年之前的那場大戰,不僅僅是我們邪道四大宗門,俱都在避世不出,休養生息。

  “還有邪道當中其余的那些勢力,也都是在避世修養,以圖恢復實力。

  “就連那些所謂的正道四大門派,基本上也是很少插手世俗江湖武林之事,而是也在各自以休養生息為主。

  “當此情形之下,百年之前的那場大戰之中并未被波及到的其他的武道玄宗之流,卻也都是漸漸的開始遁世不出,遠離世俗江湖武林。

  “而且,那些所謂的正道四大門派自從百年之前,便開始發起了所謂的‘武林大會’,而他們正道四大門派又不過多插手,反倒是交給了世俗武林中的八大門派去進行主導。

  “不過,每一次的‘武林大會’,那些所謂的正道四大門派,都會各自派出入微境的供奉高手,前往到會進行坐鎮監督。

  “當然了,世俗江湖武林雖然基本上乃是以所謂的八大門派為首。可是,其他的那些門派,也都有不少還是會參加‘武林大會’,去競選所謂的‘武林盟主’。

  “其中的陰陽子午門,其實其實力雖然說還尚且比不上真正的武道玄宗,但是卻也并不在所謂的八大門派之下,只不過由于種種緣由而并沒有與八大門派并列而稱。

  “這個陰陽子午門向來頗為隱忍,行事也極其低調,所以世俗江湖武林之中也就大多數都不太清楚其底細。

  “不過,這幾年經過了幾次小小的合作,我們天邪宗也就算是已經與這陰陽子午門建立起了一些緊密的聯系。

  “所以,前不久,當我提出要從‘武林大會’入手,開始真正的對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有所行動之時,這陰陽子午門便立刻欣然應允,并且承諾一定會全力進行配合!

  “所以,雖然這樣一個小小的陰陽子午門,也許算不上有多么真正強大的實力和勢力,但是以其目前在世俗江湖武林之中所處的位置,倒是也已經足夠擔當我們一連串計劃當中的這塊‘敲門磚’了!”

  如此娓娓道來,幽無邪并未有太多的神色變化。

  說完這些,他便又是看向了另外的三個人。

  “幽宗主倒還真是下得一手好棋呀——”

  這一次,卻是一直在“風輕云淡”著的夜隱光,當先的開了口。

  只見他微微一笑,終于放下了手中的半盞清茶,雖然還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但卻也是直接便就問道,“只是不知,幽宗主口中的‘下馬威’和‘敲門磚’,還有一連串的計劃,究竟都是些什么巧妙的籌謀?”

  熾烈心也是目光灼灼,似乎有些火熱的激情被勾動了起來,但卻又仍舊不失深沉地開口說道“老夫我現在也是很想知道——幽宗主你的具體籌劃,到底都是些什么?”

  冷葬華則是螓首微抬,輕理云鬢,秋波流轉,徑直地看著幽無邪,露出了她那傾城傾國的絕世笑容,柔媚地說道“既然如此,那就有請幽宗主,好好的對我們講一講,你的這一盤‘好棋’吧!”

  幽無邪淡然一笑,便又是伸出了他那干凈修長的手來,微微的捋了一捋自己的那宛如瀑布一般的長長發絲,然后這才緩緩地開口說道“其實,事情乃是這樣的……”

  。

  花開朵朵,各表一枝……

  先不說秦嶺云門的谷口大門所在,那當值的四名弟子,又是在感慨之中各有感悟……

  也不說黑暗之谷最深處的密洞之中,這邪道四大宗門的宗主,聚到此處一起在秘密地有所圖謀……

  且說云一凡,又是不消多大一會兒工夫,便已經自谷口大門飄然趕回到了自家小院所在。

  回來之時,母親羅晨曦便是已經準備好了午飯,父親云清和則還是在演武堂繼續忙碌未回,所以他便又是同母親與妹妹一家三口圍坐一起,和和美美的用過了午飯。

  然后,云一凡便又是打坐調息,運轉了一個周天的“云霄心法”之后,這才便即趕往演武堂——

  這時候,第四輪比試的分組已經通過紅榜張貼在了演武堂的大廳東側進行公示,他翩然如煙地趕到演武堂的大廳所在,飄忽之間便是徑自來到了最里面的這張紅榜下面。

  如風而至,驟然而止——

  從極動變為極靜,云一凡又是僅僅只在一瞬間便已做到,并且還是那么的平穩,身形再也沒有哪怕是一絲一毫的晃動!

  他長身而立于此,抬頭看去,只見在自己的對手一欄中,又是寫著一個十分熟悉的名字——羅秋月!

  “這一輪,竟然又是一個熟人!”他忍不住在心中暗自感嘆著,“而且,又是一個十分強勁的對手!”


重要聲明:小說“武道天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