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追兇迷途 第33章 兔子急了也咬人


  這個密定的出逃之日,白天天氣出奇的好,難得的暖洋洋的。

  阿烏想了想所有細節,然后起身,率先出發。

  他計劃先回客棧,取走自己的背囊。這次出城,是為了去獲取薔薇提供的消息,順便送走達達,順利的話很快就回,但是如果能得到有用的信息的話,說不準他還要順藤摸瓜順勢查下去,也許很長時間不能再回來,背囊里有一些應用的東西,還是帶著比較方便。

  他從十六寺出來,還是一幅達達親戚的模樣,也不惹人注目。烏鴉還趴在阿烏懷里睡,小身體暖融融的,十分乖巧。

  因為頂著一張生面孔,阿烏就沒從客棧前門進,而是繞了一個圈子,打算從后門進去。

  剛到后門處,就看見幾筐牛羊肉、雞蛋、米面等物事堆在門邊,應該是清晨剛剛采購的食物,而一個胖廚娘正在放聲大罵,罵送貨的人不懂規矩,也不給她搬進廚房。

  阿烏眉頭一皺,連忙上前去幫忙:“蘭花花姐姐!我幫你!”他只說自己是住客,喜歡吃廚娘做的菜,看見今天這情景憤憤不平,所以幫忙。

  廚娘蘭花花正愁自己要搬這么些重物,只要有人幫忙,管他是不是住客呢,于是一疊聲答應。

  阿烏笑呵呵的開始搬東西,將一筐菜肉扛到肩膀上,擋住了臉,進了客棧。他也不知道自己從哪里學的這一套,反正他順順當當進了門。

  一進大門,他的眼睛忽然一尖:一個人,正坐在柜臺后與店老板說話——正是昨天在街上擊殺過他的彪形大漢!這人太顯眼了,即使此時他躲在柜臺后面,小山似的身材還是難以掩飾,滿眼殺氣也不懂得收斂。阿烏忍不住搖頭。

  進廚房放下東西,阿烏悄悄問廚娘:“花姐,柜上那人是誰?新招的伙計?小二呢?”

  胖廚娘卻是糊涂得很:“哎呀,你不說我還沒注意。我去問問。”說著,就扭著腰身向柜臺走去。

  “老板,這位兄弟是誰?新來的?真威武啊……”

  店老板幽怨的瞅了廚娘一眼,嚇得胖廚娘蘭花花出了一身冷汗:“這掌柜的是怎么了?那眼神怎么如此幽怨、曖昧?莫不是看上老娘了?哎呀這可不行,他家里母老虎彪悍得很,老娘也不喜歡他那樣兒的……”

  旁邊那位“很威武的兄弟”掃了一眼花姐圓滾滾的身材,眼中生出強烈的警惕之意,將一樣東西重重的放到柜臺上,花姐這才真的嚇了一身冷汗,那是一把沉重的鋼刀。驚嚇之余,花姐眼神忽然好使了,她甚至看見刀身不起眼的地方,還殘留著一縷血跡。

  再看一眼神情更加幽怨的店老板,花姐忽然明白了老板的處境。

  這時一個人走上前來,展開一張紙,露出上面一個人的畫像,問花姐:“見過這個人嗎?”花姐只知道拼命搖頭。

  退回到后門處的廚房,被一刀嚇退的花姐喃喃不停:“是道上的人,在找人。是道上的人……”

  阿烏心里一寒,他們這么快就找來了嗎?還畫了像?

  那種“我為小鳥、人為大網”的焦慮感又在阿烏心中彌漫,他唯一感到慶幸的是,昨夜他到十六寺去了,想來那伙人暫時沒能進入十六寺撒野,否則說不定他現在就已經陳尸客棧;而且幸虧他轉移了自己的秘藏,否則自己住過的房間一定會遭到他們地毯式搜索。

  眼看著他們在客棧支好大網,專等自己去落網,自己的東西不知所終,而太陽正一點點上升,阿烏一陣焦慮。

  花姐一邊神經質的念叨,一邊不知所措的把雞蛋收進櫥子里。

  忽然,雞蛋拿光以后的筐底,露出一個信封,信封上寫著字。蘭花花不認識字,阿烏一看,卻心砰砰跳,信封上潦草的寫著:阿烏收。

  阿烏連忙拿過來,打開信封,里面只有一張紙,寫著寥寥幾個字:“昨天有人跟蹤你”。落款處,畫著三根鳥毛。

  阿烏強抑住激動:這是有人聯絡他了嗎?是“自己人”嗎?三根鳥毛,是什么意思?烏鴉羽毛?

  昨天有人跟蹤他?可是昨天他沒有回客棧,他直接去了十六寺,并住在了里面。

  那么,昨天跟蹤自己的人,與今天客棧里的大漢,并不是一撥人。

  到底還有多少人卷入在這里面呢?還有多少人在暗處虎視眈眈呢?

  思慮翻滾著,阿烏就看見有兩個人走到后門處,蹲在陰影中,守在了門邊。

  自己的東西,還在嗎?阿烏心里升起濃烈的不安。

  阿烏碰了碰花姐,花姐嚇得差點叫起來。阿烏無奈的說:“花姐姐,是我。你不要這樣害怕好不好?那些人是干什么的?”

  花姐魂不守舍:“道上的人。他們的刀上有血。”

  阿烏說:“你知道他們是那條道上的?”

  花姐搖頭說:“不知道。”

  阿烏問:“咱們白駝城都有那些幫派?”

  花姐還是搖頭:“不知道……廚子幫算不算?他們曾經叫我入伙,我沒同意。”

  阿烏無奈,廚子幫?那是什么幫?

  阿烏心中急轉,眼光一瞥間,卻看見昨天那只兇猛的黃狗,正被人牽著,在院子里東嗅嗅西聞聞。糟糕!他們現在知道了自己的藏身之處,自己埋藏在馬廄里的東西就危險了,不行,他要馬上取走。

  阿烏說:“花姐,我的行囊還在房間里,你幫我看看還在不在,好嗎?”說著拿出了一塊碎銀子。

  花姐看見銀子,這才恢復了點精神,也忘了考慮為什么阿烏自己不去取,轉身拿了鑰匙,就上樓去了。

  “站住!什么人?”果然,樓梯上響起低沉的問話聲。

  “我,我是廚娘,到樓上……打掃房間!”蘭花花姐姐終于聰明了一回,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樓上的人無聲的退開,看著花姐一間一間房門打開,毛毛躁躁的胡亂“打掃”。柜臺里的大漢,也警惕的站起身來,上樓去了。就連那條大狗,也被招呼上了樓。

  看到這些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樓上,阿烏悄悄出了廚房。

  阿烏要的,就是這段時間。

  雖然他們人數眾多、以逸待勞、守株待兔,但是,不要忘了,兔子急了也咬人,何況,這是一只不吃素的兔子。


重要聲明:小說“追兇迷途”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