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職業修行者 第兩百一十三章 沉淪魔


  “我回來啦!”周幼菱回到家,見父親居然也在,不由愣了一下,發出一聲輕咦。

  平常這個時間,他應該在工作才對。

  “怎么樣?”周儒知,也就是周父,把電視聲音調低,問道。

  50歲左右的年紀,五官輪廓和女兒很像,清秀帥氣,坐在沙發上,腰桿依然挺得筆直,帶著一股上位者的氣場。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一雙眉毛,好似毛筆蘸足了墨畫上去,濃密卻不雜亂,形似刀鋒利刃,更添幾分威嚴。

  旁邊坐著的是周母,氣質婉約,溫潤如水,和丈夫的強勢剛好相反,同樣看著小女兒。

  “答應幫忙想辦法。”周幼菱知道父母關心的是什么。

  “他也沒辦法嗎?”周儒知眼中閃過一抹失望。

  “他才是煉氣期,那么多前輩都沒辦法解決的問題他一下就能解決才奇怪吧?”周幼菱搬出蘇文的說法。

  “他自己嗎?”周儒知眼中的失望突然收斂。

  “還有誰?”周幼菱漂亮的眉毛一擰,狐疑問道。

  好像有什么事情瞞著自己。

  “之前怕你表現出來,所以沒有告訴你。”周儒知解釋道,“他身邊有一位大鬼。”

  大鬼?

  周幼菱眨眨眼,錯愕片刻才反應過來,驚呼道:“大鬼?”

  那豈不是金丹期修士、六階職業者?

  一股巨大的喜悅油然而生,就像隨手買樂一張彩票,突然發現中大獎了!

  “他答應幫忙想辦法了?”周儒知沒有理會她的驚喜,再次確認。

  “嗯!”周幼菱小雞啄米般點點頭。雖然早慧,但畢竟只是13歲的孩子,面對這樣的驚喜,情緒毫不掩飾地表露出來。

  “和我說說。”盡管對自家這個小女兒的能力很信任,但周儒知還是不太放心,指了指旁邊的沙發,說道。

  周幼菱很清晰地將與蘇文的對話講述一遍,除去最后那番話。

  “是因為輕云嗎?”周儒知聽完后,沉吟道。

  因為小女兒的事情,已經舍下面子拜托過很多人,能不能解決不說,真正肯用心的卻只有寥寥幾人。倒也怪不得別人,現在正是新時代的起步階段,搶奪先機最為重要,就算落后幾步現在也能趕上,以后就說不準了。這種形勢下,誰有心思幫忙研究這種毫無頭緒的難題?

  蘇文和小女兒素昧平生,卻肯幫忙,不覺得他是看上自己家的地位,未來必然是屬于修行者的,而且從資料中也了解到他對世俗的財富、權力并不熱衷,雖說坑了閣皂山1000萬。

  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周輕云這層關系了。

  “對了,今天他父母在公園遇到一件事情。”周幼菱把蘇母在公園的遭遇講述一遍,說道:“我們懷疑是有人針對他父母下套。”

  “那就去做吧。”不用言明,周儒知就明白她的想法,點點頭。

  “嗯!”周幼菱應聲離開。

  更加積極。

  雖然已經認定蘇文這個老師,但老師的實力更加雄厚,她當然更高興。

  “你怎么看?”周儒知在她離開后,忽然轉頭問妻子道。

  男人最得意的事情,除了取得的成就,大概就是娶一個賢內助了。

  這也是他最大的驕傲。

  “輕云的眼光比我們好,她都認可的人,我們沒必要擔心。”周母柔聲說道。

  “也是。”周儒知自嘲地笑了笑,起身說道:“我去書房了。”

  “去吧。”周母點點頭,把一個保溫杯遞給他,說道:“花粉水,說起來還是他的。”

  這個“他”自然指的蘇文。

  “確實是好東西!”周儒知接過杯子,笑道。

  周母輕輕頷首,翻開手里的書卷。

  居然是筆記,不知寫的什么,字體遒麗,筆勢跌宕秀逸,似是女子所書。

  周儒知知趣地前往書房。

  ……

  蘇文臥室。

  “別的癥狀有嗎?”小菡聽完他的講述后,問道。

  “沒。”蘇文回答道,“身體、精神都很健康,就是無法修煉,職業者也不行,精神總是自動散逸,無法就職。”職業者的內容是周幼菱告訴他的。

  在外人眼中,他只是一個天賦極佳的修行者,冰、火、雷等都是他的傳承。

  修道和職業者只能二選一已經是公認的定理。

  “下次來我看看吧。”小菡說道,“不過別抱希望,我的記憶中沒有這種先例。”

  “嗯。”蘇文并沒失望,或者說已經有心理準備。

  這種“真主角”的待遇,一般來說,在機緣到了之前很難解決。

  不管真假,并不妨礙他對周幼菱的興趣。天賦固然重要,心性、聰慧等方面同樣難求,通過之前的接觸來看,周幼菱唯一欠缺的就只有天賦。

  聊完周幼菱的事情,不再說話,只是直勾勾盯著小菡。

  “材料的問題,我幫你解決,可以了吧!”小菡無奈主動說道,“這次就當做練手。”

  畢竟是因為自己沒提醒才導致他一番辛苦化作流水。

  “你還有小金庫?”蘇文眼睛一亮,問道。

  “我哪兒來的小金庫?”小菡瞪了他一眼,雖然臉上籠著一層霧氣,但這個動作很明顯,說道,“前段時間發現一個冰怪,也是介于邪祟和鬼物之間,已經誕生冰系天賦,比那個鏡鬼高出不知幾個層次,找個時間我去把它的核心弄來。”

  不需要休息,晚上經常出去逛。

  “要我幫忙嗎?”蘇文興致勃勃問道。

  “你想試手就一起,不想就算了。”小菡隨口說道。

  “那一起!”蘇文當即說道。

  難得有這樣的機會。

  不僅可以積累經驗,實踐也更有利于修為的進步,尤其是對法術的理解。

  一直憋在房間中修煉雷法,就像一個棒球投手一直用毛巾做模擬訓練,早已手癢難耐。

  “哥,輕云姐的電話!”蘇沐雪忽然敲門喊道。

  周輕云比她大一歲。

  “來了!”蘇文跳下床,穿上拖鞋,走出房間。

  小菡的身形已經自動消失。

  暫時只有客廳一部電話,又不是自己家,沒有多裝,拿起電話后,說道:“是我。”

  “蘇文,給你添麻煩了。”周輕云聽到他的聲音,先是道歉。

  “沒,我對她的癥狀挺好奇的,不覺得麻煩。”蘇文說道。

  “如果有辦法的話,就拜托你幫幫她吧。”周輕云輕嘆一聲,說道,“她也挺可憐的,明明心比天高,偏偏被天賦限制。”

  “小菡也不清楚怎么回事,下次她過來幫忙檢查下。”蘇文知道她的意思,主動說道。

  “拜托你了。”周輕云由衷道謝。

  “朋友間,沒必要這么客氣。”蘇文笑道。

  “嗯。”周輕云應聲之后,告知他道:“對了,一會兒張道長會去你那兒。”

  “找誰?”蘇文覺得找自己的可能性不大。

  “阿格列。”果然。

  ()


重要聲明:小說“職業修行者”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