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成零 第一百二十二章:傷寒


  “我們上去見禮后,原本是想繼續巡邏的,但裴殷少爺忽然就攔住了我們兩個,說要我們兩人為他辦件事……”

  說道這里,男人瑟縮了一下。

  “哦?”裴振岐問道:“他說了什么?”

  “扯謊!”裴殷怒火中燒,剛想上前,卻被守衛牢牢地按住了。

  “你放心,有我做主,你盡管說就是。”

  “他……他要我們幫他,去刺殺,刺殺……代族長!”男人咽了口唾沫,繼續說道:“我們兩個當場就拒絕了,但裴殷少爺怕我們走漏風聲,就把我那兄弟殺了,若不是我遠遠地逃了,只怕也是要遭毒手啊!”

  說完,男人跪在地上砰砰地磕起頭來,“求二老爺做主啊!”

  “放屁!你受誰支使?”裴殷額頭青筋綻露,爆了句粗口,“要是我真想殺你,你以為你現在還活著?!”

  “這是我親眼所見,萬萬不敢騙代族長和二老爺啊!”男人哆哆嗦嗦地從斗篷里拿出一把沾滿鮮血的匕首,“這就是那把刀,族里只有裴殷少爺的東西上有族長印記。”

  眾人湊近,在匕首的沾滿鮮血的一面,果然刻著一枚印記。

  “裴殷,你還有什么要狡辯的?”裴振岐將匕首摔在裴殷腳下,痛心疾首地說道:“我萬萬沒想到,你會因妒忌想要殺死代族長,不僅如此,你還鑄成大錯,殘害同族!”

  他說的話頓時帶動起族人激動的情緒。

  “證據確鑿,裴殷根本沒資格當族長!”

  “對!虧我之前還覺得他沒殺人呢。”

  “真是人不可貌相。”

  更有激憤者破空大罵:“我呸!就憑他這種罪人也配當族長?老族長真是瞎……”

  還沒等他把話說完,一道破空聲猛地響起,那人捂著臉重重地摔在地上,哀嚎不已。

  一道火紅色的身影跋扈地踩上男人的胸口,裴瓊手執長鞭,嫵媚的眼睛變的極其銳利,“這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剛才你說的我沒聽清,不如你再說一遍。”

  她腳下發力,男人頓時嘔出一口血來。

  “誰瞎眼了,嗯?”

  “小姐……裴瓊小姐饒命……”方才還在大罵的人連忙告饒道:“是我,是我瞎眼了。”

  裴年彎腰撿起地上的匕首,仔細打量著刻在匕首上的印記。

  “這是你的么?”

  他看著那把匕首問道。

  一直沉默的裴殷搖了搖頭。

  裴振岐瞇起眼睛,問道:“怎么了,難不成你認為這匕首是假的?”

  裴年答道:“不,這的確是無沉坊打造出來的。”

  無沉坊是裴族里鍛造武器的地方,裴氏族人所用的武器有六成都是無沉坊所造。

  “不過么……”裴年似笑非笑地看向裴振岐,“裴殷許久未歸,為他打造的武器應該有許多都積壓在無沉坊了吧,要是有人去偷,借刀殺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哼,話雖如此,但你當無沉坊是能隨便進去的地方嗎?那里我可是派了重人把手的。”

  裴振岐一揮手,下令道:“在這件事水落石出前,先將他關押起來。”

  “哈……”低著頭的裴殷忽然冷笑連連,他的雙手被屈辱縛在身后,卻孤傲地揚起了頭,“裴振岐。”

  這是裴殷第一次連名帶姓地叫他叔父。

  “你的良知是喂了狗吧?要不然怎么會不疼呢?”

  ——

  “唉,裴殷怎么又不見了啊!”石康不滿地抱怨著,“離蹴鞠賽就還十天了,他又跑哪去了?”

  張延蹲在他身邊,嘆氣道:“他要教我的還沒教完呢,現在咋整啊老大?”

  “你這沒志氣的!”石康跳起來打了一下他的頭,“沒有裴殷咋了,你是缺根胳膊還是少了條腿?”

  “啥都不缺。”張延摸了摸腦袋,“不過老大,為什么成零也沒來啊?”

  “成零啊,我看她挺不舒服,就讓她先在學室里歇著了。”石康一叉腰,“女人的身體就是嬌弱。”

  蹲在張延身旁的段作文老氣橫秋地說道:“太難了,一下子沒了兩個主力,天要亡——哎呦!”

  “亡你個大頭鬼!”石康收回巴掌,“我去練了。”

  “不是吧老大,這才歇啊!”

  張延雙眼發光地看著宛如打了雞血一樣的石康,著實被他激勵到了,“等等,我也來!”

  “誒!你怎么也……”段作文也忍不住跟了上去,“真是受不了你們。”

  就這樣,原本說好歇息一刻的十個人,又不知疲倦地在校場上跑了起來。

  熱……

  煩……

  悶……

  就好像在爐子里烤著一樣。

  璧昌一走,躺在書案上的成零便趴了下去,眼皮仿佛有千斤重。

  “成零?成零?”童繼生喚了她兩聲,成零勉強打起精神回話,“怎么了?”

  “你臉紅的厲害,是不是害了風寒?”

  “嗯?大概是吧。”

  成零只覺渾身酸疼,頭昏腦脹的要命,現在只想好好地睡一覺。

  “我陪你去找瀚云的大夫看看吧?”

  童繼生的聲音像是隔了座山一樣,從遠到近地傳進成零的耳朵里。

  “不用,不用……”

  她胡亂擺了兩下手,喃喃道:“讓我睡一會兒就好……”

  童繼生沒辦法,只好把成零嫌熱扯下來的薄斗篷重新給她披上。

  當事人則渾然不覺,這場因淋雨而得的風寒帶給她的感覺遙遠到陌生。

  從小到大,成零得過風寒的次數屈指可數,在源道山若是哪天下雨了,又碰巧成道子窩在丹室,她就會肆無忌憚地出來踩水玩兒,事后都不帶流鼻涕打噴嚏的,雖然這種幼稚的行為隨著時間的推移改了,但成零還是挺想再玩兒一次的。

  她做了一個夢,亂七八糟的夢。

  青翠欲滴的竹葉輕輕拂過她的臉頰,成零茫然地看著這片竹林,一步步往前走。其實她不知道該要去哪兒,只是隱約覺得前面好像有什么東西在等著她。

  明亮的光線隨著她的深入漸漸暗淡,最后朦朧到只能夠勉強能看清越來越稀疏的竹子。

  盡頭到了。

  剎那間出現的光照亮了她烏黑的瞳孔。

  那是綿延千里的戰火。

  隔在她面前的河流,泛著可怖的顏色。

  ()


重要聲明:小說“成零”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