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我的導演養成計劃 351. 他想見你


  嚴森和黃警官在受理黃鍵的案件時需要了解陸柏青的情況。我十分清楚他們的意思。陸柏青現在的身體情況固然算不得什么壞消息,那么對于黃鍵那邊,就是好消息了。

  奇怪的是,黃鍵根本沒有任何想要申訴的念頭,對面他們拿出來的證據全都認了,可對于為什么偏偏要選定我為目標,他卻閉口不提。

  他的律師是法律援助中心專門針對這系列案件的專職律師,見黃鍵如此,也無濟于事,只好把念頭打到我身上。我在兩起案件中是絕對的受害人身份,按理來說不需要請律師。但檢察院那邊來往的咨詢過于繁瑣,干爹擔心這會拖垮我,便為我請來了一位在北京叫得上號的刑事律師陳律師。

  據我的律師所說,黃鍵向他多次提出了想與我見面的訴求,不過他都幫我攔截了。

  “他見我干什么?難不成我還會給他資料幫黃鍵打官司嗎?”

  陳律師笑了笑,“我們律師行業中間的流程非常繁瑣,委托人不配合,代理人的工作也很難進行,都是工作需要罷了。我聽說孟律師近幾年一直在研究無差別的殺人案件,所以這也是他這么積極為黃健辯護的原因吧。不過,據我們手里掌握的資料,黃鍵的行為完全明確清晰,并不屬于無差別的范疇……”

  陳律師一邊說一邊端著咖啡往前走了,而我只聽到了部分自己感興趣的信息。

  “你要見黃鍵的辯護律師?!”

  病房內,艾瑞克錯愕的叫出了聲。

  “你小聲一點兒,陸柏青睡著呢!”

  我把剛給陸柏青擦完臉的毛巾扔在艾瑞克身上,沒好氣的說。

  “他聽得到才好嘞”艾瑞克向我翻了個白眼,往陸柏青的耳邊湊了湊,“聽到沒有,你老婆瘋了,要去見那個殺人兇手的辯護律師。”

  “見一見又沒怎么,我聽說他在研究無差別,他手里的案子肯定比我在社會新聞或是網上看到的更全面更私密。”

  “所以呢,你要用這個和他做什么交易?”

  “都說了只是了解一下!”

  艾瑞克對我的微怒視若無睹,“還有什么好了解的,你下半年就開機了,就算了解到什么又能怎么樣?還是你以后也不做電影了專去研究那些殺人犯?”

  “就是因為快開機了才想要抓緊一些的。”

  “什么意思?”

  我到艾瑞克身邊坐下,鼓起勇氣,向他開口,“艾瑞克,我再也不想當被害者或者被害者家屬了。”

  “所以呢?”

  “所以……我想從專業的視角了解,我是真的真的,想把這個本子做好。”

  它對我和陸柏青來說,都非常非常重要。

  不管是受害者或是受害者家屬,都是我和陸柏青再也不想充當的角色。

  艾瑞克看我情緒低落,也跟著沉默起來。

  突然,“滴”的一聲響遍整個病房。

  艾瑞克看著陸柏青的心電圖,不可思議的笑了一下,“聽到沒有,你老公說讓你去了。”

  陳律師考慮到我現在的情況不能離醫院太遠,于是幫我們約了周圍的一家港式早餐店里。

  現在才是早上9點,正是上班高峰期,我從醫院過來不過三分鐘路程,來的比較早。點了一份早餐靠著窗外坐下百無聊賴觀賞來往的人群。

  大批量的小轎車駛入醫院停車場,應該是醫生們上班了,還有一部分女醫生,下了車后急急忙忙抓著自己的背包帶回過頭從駕駛室的窗戶上湊過頭去和丈夫親吻。

  看著他們臉上洋溢著的笑容,我突然明白了陸柏青當時說羨慕別的男人喝醉了有女朋友照顧時的那種情緒是什么樣的。

  又駛來了一輛白色的小轎車,車子停在我的正對面,下車的女醫生我見過,是當時瑩瑩姐的主治醫生。她下車后,后座的窗戶也搖了下來,一位年邁的婆婆懷里抱著一個尚不能走路的寶寶,婆婆抓著小寶寶的手,朝著車窗外的媽媽揮手再見。寶寶不受控制,搖了兩下又把手縮了回來,僅僅是這一個動作,就把車里車外的人樂個不停。

  醫生轉身要走,婆婆也把寶寶抱了回來,正準備搖上兩頭的車窗時,看到婆婆的臉,我愣了愣。

  是……關婆婆……

  再看向駕駛座上的男人,可不就是……杜大哥么!

  所以……這位女醫生原來是杜大哥的妻子,那天嚴森又叫黃警官老婆,所以那天在醫院黃警官才會叫女醫生老婆的。

  “……你是……唐乙?”

  發愣的間隙,一位身穿著西服,從容俊雅的男人走到了我面前。看他這風采卓然的氣勢,應該就是那位孟律師了。他年紀應該和我不相上下,這個年紀在律師界能夠獨擋一面應該算是非常優秀的人了吧。

  “您好,孟律師是嗎,請坐。”

  他略微有些局促的在我面前坐下,但是眼睛卻一直放在我的臉上,似乎還有一種……難以置信的驚喜,驚喜過后,又是一種難以抑制的黯然。

  總之,這短短的幾秒里,我因為這個男人表達出來的復雜情緒弄的捉摸不透。

  原本以為他作為黃建的辯護人,我們雙方的立場理應是非常對立的。可在接下來將近兩個小時的交談中,我卻發現,他對于黃鍵本人的興趣似乎要大于黃鍵涉案的性質。

  “我這邊所了解的到信息是我的委托人長時間處于一個所謂‘被打壓’的狀態,他耗費三年時間透支自己的精力創作出來的‘武動天下’被以前的公司高層以不正規的形式低價買斷,我很有理由懷疑,這是導致他精神受到創傷最主要的原因。”

  “孟律師,我覺得你還需要對這個行業多些了解,如果你對比過黃鍵的劇本和云成集團出品的‘九聽’系列就能夠知道,這只是黃鍵為自己的無能找的一個宣泄出口。他因為什么事情導致的精神問題我并不想知道,我只是希望,這個和我并無任何關聯的人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了,而且他選擇了傷害無辜人的激進方式來宣泄自己的情緒,就意味著他必須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我一直以為,我們是站在同一戰線的。”

  孟律師的話讓我忍俊不禁,無法理解,“你在想什么?”

  “難道你不覺得,似乎……找到黃鍵事因的根源,這要比黃鍵因為這起案件得判多少刑罰要有意義的多嗎?”

  他的一番話讓我忍不住笑出聲,“你在開玩笑嗎?”我摸著自己脖子上已經被撫平的傷口,一字一句,“四年前,醫生告訴我,黃鍵的這一刀如果再往下一點點,就是大動脈。四年后,我的未婚夫,因為黃鍵,就這么躺在醫院里能不能醒來還未可知。如果我做錯了什么事情需要承受這一切我無話可說,可事實就是,我根本不認識這個人。我未婚夫呢,他又做錯了什么,他今年才23歲,他還有大好的青春和人生,我們本來準備今年結婚的。我們做錯了什么,要承擔黃鍵郁郁不得志的后果?”

  我的一番痛徹心扉的言論,讓孟律師因此沉默了許久。他臉上似乎寫了一些難堪。

  “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中間有一個不得不提的人,叫做羅楠。他以師父的名義在你11歲的時候養育你,一直到現在,而他因為涉及到云成集團內部的稅收風波而被查辦,目前還在拘留所等待訴訟?”

  “我說過了,黃鍵的問題是內因,這和我師父也沒有任何關系。因為他和‘武動天下’和‘九聽’就是完完全全不相干的兩個東西。如果你實在找不到著手處的話,我建議你多去找黃鍵的父母或是他年輕時候的朋友同學們,這會比你來這里和我聊這些有用!”

  “既然你不認識黃鍵,你剛才也一口咬定自己沒有參與過‘九聽’整個項目,那你為什么能夠肯定這兩個本子沒有關系。”

  “我能這么說,就代表我有證據能夠證明,但這些和你們都沒有任何關系。如果你還是要把問題鎖在黃鍵與云成只見的牽扯上,恕我沒辦法繼續了。”

  我說著,就準備從位子上起來,孟律師遲疑的一番話,卻讓我不自覺定住了腳步。

  “黃鍵對羅楠的惡意不會毫無緣由,況且……他們現在關在同一件監獄。”

  “……你什么意思?”

  孟律師從我身后站起身,系好西裝上的扣子,不慌不慢的走到我面前,“我可以讓你和羅楠見一面。不過……你需要先答應我一件事。我的委托人在昨天向我提出了要求,這也是他被拘留這么久以來第一次開口。”

  “什么?”

  “他想見你。”

  :。:


重要聲明:小說“我的導演養成計劃”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西快3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