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回到明朝做帝君 第六百五十三章:真好呀,時光


  謝凌趴在地上,他不甘心的說:“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這樣結束了。。不可能!”

  朱允文淡淡的說:“逆天而為,你的命運早已注定了。”

  謝凌抬起頭,他惡狠狠的看著朱允文:“那你呢?你還不是在逆天而行!朱允文,憑什么?”

  謝凌眼中有無盡的憤怒,他費盡心機,從西安開始,一直秘密籌劃,就為了今天,但是現在。。他竟然就這樣敗了?

  “你以為我在逆天而為?”朱允文淡笑著拿起手中的占星玉:“其實。。我就是天道啊。”

  謝凌一愣,他看著朱允文,最后竟淡淡的笑了:“是啊,能達到這種地步,本身與天道已經沒有區別了吧。”

  “照顧好翠玉她們。”

  “她們在哪里?”

  謝凌輕嘆一聲:“在福州沿海。。那個我找到她們的地方,雖然那里。。已經沒有人了。”

  朱允文一揮衣袖:“謝凌,你我也算是積怨已久,但是你算是豪杰,我不忍心殺你。”

  “是么。”

  謝凌灑脫一笑,他說:“我身體里的龍脈之力已經被你手中的玉佩給吸收了,呵呵,你就拿著我這份力量好好活下去吧。”

  “這個不用你擔心。”

  謝凌打坐在地上,良久,都沒有聲響。

  朱允文嘆了口氣,結束了。。謝凌的生命氣息已經消失了。

  朱允文抬起頭,原本強大的血陣開始出現巨大的裂痕,朱媚兒對朱允文說:“我們該出去了。”

  朱允文點點頭,他一揮手,他又回到了福州城內,而柳欣正等待在外面。

  隨著謝凌的死亡,圍繞在朱瑕凌房間的陣法已經消失了,朱允文拉著柳欣的手回到了朱瑕凌的房間內。

  此時花惜蕊正帶著朱瑕凌,她看到朱允文之后,狠狠的撲到了朱允文的懷中。

  。。。。。。。

  云南。

  姚顏汐和姚顏佳跪在一個墓碑前。

  那個墓碑已經長起了許多雜草,姚顏佳閉著眼說:“母親。。我和姑姑來看你了。”

  經過一個月的長途跋涉,姚顏汐和姚顏佳回到了云南,她們想在這里,永遠的住下了,京城繁華,但是總感覺格格不入呢。

  “姐姐。”姚顏汐淡淡的說:“我們回來看你了。”

  占星四家族中的顏家,如今就只剩她們兩個了,世道無常啊。

  姚顏佳抬起頭,她還記得那是許多年前的,有一個帥氣的小男人,穿著一身平民裝,闖進了白云寨。

  恐怕也就他和他身邊的那個人才不知道,他們的樣子,根本就不像平民的樣子啊。

  有點想他呢,那真是一個讓人著迷的人,不過,自從回到了京城,朱允文就去了江南,去了北平,陪她們的時間變得很少,她們最終還是選擇回來了。

  就在這時,姚顏佳感覺身后的樹葉抖動起來,她撩了撩頭發:“起風了啊。”

  姚顏佳突然感覺自己的腰間被人抱住了。。原來,根本不是什么風,是有人來了啊。

  姚顏佳的眼神突然變得很溫柔:“你怎么來了?”

  “所有事情都完成了,我為什么不來?”朱允文輕聲道:“跟我回去吧。”

  姚顏佳搖搖頭:“我們想要留在這里,云南,我們還是很懷念啊。”

  朱允文沉吟一會,他尊重了姚顏佳的決定:“好吧,不過。。你們是我的女人。”

  朱允文從懷中取出一粒珠子交給姚顏佳:“這是融合了天書力量的珠子,使用它你就可以直接回到我的身邊,這樣你們就可以在云南居住了。”

  姚顏佳一愣:“這么神奇?”

  “是。”

  姚顏佳驚喜的拉了拉姑姑的手:“姑姑,你看。。”

  姚顏汐目光柔和,她點點頭:“別搖了,我聽到了。”

  朱允文輕笑一聲,他來到姚顏汐面前,然后俯下身子親吻了一下她的臉頰。

  那些年,姚家姐妹回憶起了。

  徐直穿好衣衫,輕描淡寫的就制服了五個大漢,然后一個一個綁起來,扛到頂樓交給了大頭領。

  姚汐看著暴怒的徐直,抿嘴輕笑道:“你都多大的人了,還那么容易動怒。”

  徐直撇撇嘴,別有深意的說:“切,只怕我的年齡還沒有大頭領您大呢。”

  姚汐不置可否,她摸了摸秀發說:“你信不信我現在去見太子,他會以為我是白云山的那個人。”

  徐直沒有回答姚汐,他自顧自的說:“我可要提醒你,你與白云山那位一起輔佐太子,玩火是要自焚的。”

  姚汐一愣,不在意的笑道:“姚家因為體質原因,嫡系女子不可在一起,不然體質互沖很容易發生一些不可測的事情,按理說我不該跟著太子,但我很久以前進行了一次卜算,結果告訴我,只有益沒有弊。”

  徐直摸了摸下巴說:“龍脈這種東西很玄乎,縱使你有通天的本領,也無法傷害一個有龍脈護佑的帝王,對于龍脈的研究,占星四家至今沒有準確的結果。”

  “哎呀,我想起來了,秀琳的書信我還沒回呢。”姚汐很生硬的轉移了話題,看起來并不想跟徐直說關于龍脈的事。

  “秀琳?司馬家的司馬秀琳?”徐直皺了皺眉說:“你跟她家族之別,還地距那么遠,竟然還有這個關系。”

  吐了吐舌頭,姚汐對徐直做了個鬼臉說:“愛管閑事又無趣的男人。”

  。。。。。。。。

  應天。

  李珊珊作為帝國的皇后,是不能輕易離開后宮的,還好朱允文有了那個神奇的佛珠,李珊珊才能進入佛珠到外面去玩。

  但今天,李珊珊將回家去,李達的住所已經變了,身為國丈和文臣之首,現在的他居住了一個巨大的府邸。

  李珊珊在婢女的扶持下走下了鳳架,母儀天下,今天的李珊珊妝容華貴,可以說是非常美了。

  李達對李珊珊行了一禮:“皇后!”

  這是必要的禮,李珊珊也彎下身子:“父親!”

  李達帶著李珊珊走進了李府,可是走進去后,李珊珊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因為這里怎么連一個人都沒有。

  李達對李珊珊小聲說:“珊珊,你去后院,那里有人在等著你呢。”

  李珊珊一愣,她點點頭,然后朝著后院走去。

  剛穿過正堂走近后院,李珊珊就看見了一個男人坐在亭子上,他手中拿著一根木笛,輕聲吹奏著。

  笛聲悠揚,看起來吹笛者很是用心。

  朱允文似乎并不驚訝于李珊珊的到來,他指了指身邊空缺的位置:“來,你撫琴。”那里,有一張沒有人彈奏的琴。

  李珊珊很有默契的來到朱允文面前,她坐下身子,開始撫琴,猶如幾年前,她與朱允文初見時的模樣。

  “回到那個世界之后怎么樣?”李珊珊問道。

  朱允文點點頭:“還可以吧。”他將自己可以穿梭到另外一個世界,也就是上一世的事情告訴了自己的女人們。

  “那就好。”

  朱允文吹奏著笛子,他將笛子放下來,輕笑道:“時間過得真快啊,原來那個看到我有點清冷有點害羞的女人,如今都是母儀天下的皇后了。”

  李珊珊搖頭輕笑:“如果可以的話,我真希望能跟你就這樣坐在這里,而不是進宮去做皇后。”

  朱允文寵溺的摸了摸李珊珊的俏首:“現在不就可以了嗎?”

  “真好呀,時光。”

  那些年。

  李達心里樂開了花,從賀知查出他貪污他就明白這個太子嫡子不簡單,所以希望能跟賀知站在同一條船上,現在賀知被李珊珊吸引,如果自己推波助瀾,達成美事,不是更妙。

  李達對賀知歉然道:“還請小殿下稍等,小女羞澀,我對她說明一下小殿下的來意。”說完就走過去拉著李珊珊走到遠處,看了看面帶笑意的賀知,對李珊珊說:“珊珊,你也年十六了,而小殿下天縱英才,心里也歡喜你,你可懂爹的意思?”

  李珊珊抿了抿嘴沒說話,她自然明白李達的意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李珊珊并不是李達最初講的那么自主,相反,她是個孝順姑娘。

  李達見到李珊珊猶豫的模樣,嘆了口氣說:“珊珊,爹也不是賣女兒的畜牲,可是……爹也不瞞你,現在我們一家的榮辱就全在小殿下身上了。”

  李珊珊一驚,這是李珊珊第一次聽李達說的這么嚴肅,李珊珊神色復雜的說:“可是,我與朱公子還是第一次見面。”

  李達說:“朱小殿下近日要去安西,我會去向太子殿下說親,珊珊,我就算以一個長輩的角度看朱小殿下,他也是極不錯的,他方才聽你的琴音便聽出是廣陵散琴曲,不簡單啊。”

  李珊珊眼中閃過一絲驚異的目光,隨即對李達說:“爹,我明白了。”

  李達點點頭,能說通李珊珊當然是最好的。

  李珊珊一笑,沒管李達,徑直向朱允文走去。

  想到這里,李珊珊輕笑一聲。

  李珊珊踮起腳尖,對著朱允文的額頭,輕輕一啄。

  。。。。。。。。

  “母親母親,爹爹什么時候來看我呀。”小魚瞪著軟萌的大眼睛,看著正認真看書的常青雨。

  常青雨坐在御書房里,她無奈的收起書說:“小魚,你爹爹不是昨天才。。。你看,她現在不就來了嗎?”

  小魚驚喜的回頭看,可是御書房門口什么都沒有,小魚剛想抱怨,朱允文就走了進來,他輕笑道:“還真是什么都瞞不過你呀。”

  常青雨搖了搖手中的紅線:“你別忘了這是什么哦。”

  朱允文笑了笑,他挨著常青雨坐下,常青雨下意識的往旁邊坐了坐,朱允文失笑:“都多久了,你還像個青澀少女一樣。”

  原來呀,時光如梭,朱允文和常青雨也走過這些年了。

  常青雨一臉擔憂的看著朱允文,看到他回來了,常青雨著急的問道,“允文,住持說了什么?”

  牽扯到身世,就連一直呆萌的小魚也期待的看著朱允文。

  朱允文笑著搖搖頭,“住持沒說什么,就是敘了敘舊。”

  常青雨一愣,她明白了,有些事朱允文準備自己擔著。

  小魚眨著大眼睛說,“爹爹,剛才住持不是說要說我的身世嗎?”

  “沒有說哦。”朱允文笑瞇瞇的說,“住持不過跟爹爹開了個玩笑呢。”

  “真的嗎?”

  “真的!”朱允文抱起小魚,他牽了牽紅線,帶著常青雨離開了,常青雨本來想問一下朱允文一些細節,但她看到朱允文走過住持時也沒有打一聲招呼,常青雨忍住了。

  朱允文并不是生小魚的氣,他只是不爽于住持的所作所為,但反過來想想,這確實也是最好的解決方法,所以朱允文也沒有發火。

  今天經歷的事情太多了,有喜悅也有些許的憤怒,姻緣樹定情,小魚的身世,朱允文身上的擔子越來越重。

  而且朱允文有種預感,小魚的這個殺人魔親生父親,可能會有與朱允文見面的那一天。

  下了山,常青雨看來心情不錯,她拉著朱允文走在街上玩耍,這樣的他們,就像是一家三口。

  小魚嘟著嘴指著糖葫蘆說,“娘親,小魚要吃。”

  常青雨拍了拍小魚的手,“不能吃!糖葫蘆吃了你的牙齒會壞的!”

  “不嘛不嘛!”小魚瞬間不依了,“小魚要吃,小魚要吃!”

  常青雨黑著臉說,“不行!”

  “哇!”小魚紅著眼說,“娘親不給我吃,就是不愛小魚了。”

  常青雨無奈了,沒辦法,小魚是她的軟肋,小魚賣個萌,常青雨就要依,想當初常青雨與朱允文的初次見面,可就是小魚任性造成的呢。

  朱允文剛想給小魚買,旁邊一個女人就魅聲道,“怎么能這樣對小可愛呢,來,姐姐給你買。”

  朱允文一愣,他回頭一看,宋香林正瞇眼笑著,她手里拿著一串糖葫蘆,小魚眼睛一亮,在她的世界里,這個漂亮姐姐拿著好吃的,那就肯定不是壞人!

  常青雨警惕的看著宋香林,她問道,“你是誰?”

  想到這里,常青雨才發現朱允文已經離她很近了。

  “呸呸呸。”常青雨臉蛋微紅:“就是不準挨我太近!”

  “好好好!”朱允文


重要聲明:小說“回到明朝做帝君”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西快3app